主管:中共渠县县委 主办:中共渠县县委宣传部 网站热线:0818-7204697 QQ在线留言 繁体中文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最顶右小广告
最新文章:  

您现在的位置:渠县新闻网 >> 文学艺术 >> 渠县文学
宝山埋忠骨 英魂归故土
——于桑前辈八宝山骨灰迁葬仪式后记

作者:郁松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02日 点击数:

  2019年6月6日,京西八宝山革命公墓,细雨纷?#26705;?#26494;柏?#28304;洌?#24196;严肃穆。原中共中央委员、公安部原常务?#36744;?#38271;于桑前辈的骨灰从八宝山革命公墓骨灰堂迁葬至?#39592;?#23433;葬。

  遵照生前遗愿,从四川渠县家乡带来的两抔泥土洒在了骨灰盒上。老人家入土为安,魂归故里。

  作为老人家的族中晚辈,我应邀参加了这一简朴而庄重的仪式。

  肃立墓前,我代表渠县家乡人,深深地三鞠躬并献上鲜花,向老人家在天之灵致?#30784;?#32439;飞的细雨中,我思绪万千,感概?#28784;选?/p>

  来京之前,我从渠县文化名人傅昌?#38816;?#29983;那里得知几年前他在云南参加一次全国联谊活动时的巧遇。来宾中恰好有于桑前辈生前最后一任生活秘书傅铁山老人,得知傅先生来自老首长的家乡四川渠县,老人激动?#28784;眩?#25509;下来那几天里,天天拉着傅先生聊老首长的故事,称其是一位“传奇人物",并表示"想到于桑故里看看。"

  时隔多年,一位垂暮之年的老人在外?#21152;?#26366;经为之工作过的老领导的家乡人,如此动情的?#20174;?#21644;表现,充分说明了这位老领导的传奇与魅力,这让我萌生了为家乡人写下一些文字的念头。

  而头天晚上,公安部大院里的一?#28784;?#20196;我为之动容。

  当时,老人家的儿女取出父亲退居林下寄兴诗书时的一枚私人印章。醮泥盖上,"宕渠于桑收藏"几个鲜红的篆字跃然纸上,犹如一颗火红的赤子之心在我眼前跳动闪耀。

  刻有“宕渠于桑收藏“的印章

  宕渠,渠县的古称。公元1917年6月13日,农历端午节,于桑前辈(原名郁朝贵)就出生在渠县丰乐场的郁家湾(今渠县丰乐镇光辉村八社)。

  老人家?#28216;?#24536;记这片生养自己的土地,始终以宕渠人自居为荣,这方鲜活的印章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这片古?#29616;?#21191;的土地,?#33756;?#20046;冥冥中注定与他有着?#25345;?#31070;奇的缘分。

  这里,曾经生活着一群尚武勇健的原著民--賨 ( cong)人,他们对中国历史的进步,尤其是为大西南的稳定和巩固,作出过鲜为人知的贡献。三千多年前,著名的牧野之战中,三千賨人充当先锋,他们载歌载舞视死如归的气概令纣王前军倒戈,八百多年基业的殷商王朝随之灰飞?#22530;稹?/p>

  据考证,“宕渠”一?#25163;?#30340;“渠”字,就是指寶人勇士手中蒙上虎皮的木制盾牌。

  如果说,电视剧《?#20004;!?#20013;,李云龙象征着历史战场上中国共产党那柄冲锋陷阵夺取江山的利剑,那么,历经中共各个保卫时期、曾作为毛泽东主席亲自选定的中国公安干警的代表,连续当选三届中央委员的于桑前辈,则可当之无愧地?#39057;?#19978;那面肃敌锄奸、巩固政权坚不可摧的盾牌。

  盾牌,这看似偶然的巧?#20808;?#26377;其内在的必然。因为老人家生命里流?#39318;?#22320;域文化的血液,躯体中涌动着乡土风云的英魂。正是雄浑?#39057;?#30340;巴山渠水铸就了他胆大心细、忠勇刚毅的筋骨灵气,赋予了他?#37038;?#23433;全保卫事业不可或缺的天生特质,最终成就了他风云无边的人生传奇。

  然而,?#28304;?4岁离乡做学徒谋生,两年后参加红军投身革命,直至92岁高龄逝世,老人?#20197;?#20063;没有回到家乡渠县,回?#25509;?#23478;湾。

  难道是?#20102;?#30340;童年记忆疏远了回家的距离,?#21482;?#20005;峻的职业生涯淡漠了思乡的人之常情?

  当然不?#24688;?#29087;悉他的人都说,他铁骨柔情, ?#26639;我?#32966;,赤诚待人,宽容为?#22330;?#36825;样一位有着超乎常人的坚韧?#31361;?#36798;,对党、对国?#39029;?#32966;?#39029;稀?#26080;限大爱的人,何况之于生养他的故乡?

  首先,他是一个内心情感从不轻易流露的人。在人们的记忆中,他总是不苟言笑,沉默寡言。然而,不挂在口头,不表现在脸上,不等于没有?#26143;椋?#20063;不说明内心情感不够挚热。正如,他对自己恩爱终生的伴侣,?#28216;此?#36807;一个“爱”字,却体贴娇宠。对儿女孙辈,很少说话,?#22823;露?#24773;深。周恩来总理说他“这个人什么都不在乎?#20445;?#20182;却对自己毕生?#37038;?#30340;公安事业充满眷恋,宁可?#29260;?#21319;迁的机会,也不愿离开。

  其次,敏感的职业和特殊的使命,让他无暇他顾,与家乡总是难舍难近。

  ?#24433;?#26102;期,年仅20, 经历了三过草地、命悬一线的生死考验的他,率骑兵排在三十里铺护送身陷?#31449;?#30340;周恩来,立下大功,被安排到中央党校和马列学院学习。英姿勃发的他,写信给失去联系多年的家乡报以平安。寄来的八路军戎装照,至今?#36129;?#23384;在郁家湾?#23376;?#23478;。

  三十年代末在?#24433;玻?#24038;三。

  解放初,30出头的他出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公安部一处处长、重庆市公安?#24535;?#38271;,在这个新中国的公安前哨阵地上,肃反清特,书写了侦破“一双绣花鞋”之类敌特大案的雾都传奇。他气?#20013;?#26114;的形象,威严犀利的目光,令《红岩》中那个骄横残暴的徐鹏飞(徐远举)望而生畏,胆战心寒。也是这个时期,他曾离家近在咫尺,为侦?#39057;?#30005;台案,赴距渠县仅几十公里外的达州,却重任在肩,无?#23601;?#36523;回家看望父老乡亲。

  1955年,年仅38岁的他从全国优秀公安?#24535;?#38271;中?#24310;?#32780;出,北上中南海,任中央警卫?#25351;本?#38271;。三年后,在公安部治安?#24535;?#38271;任上,主持制定了共和国第一部治安管理处罚条例、第一部交通管理规则、第一部派出所工作条例、第一部刑侦工作条例...,"为我国治安工作建设和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。"今天,中国被公认全世界治安最好的国家之一,离不开他当年开创性的贡献。

  文革浩劫初期,处于政治风暴?#34892;?#30340;公安部,他是唯一留任的老部长。因抵制部长谢富治“砸烂公检法”的口号,生性刚直的他,很快?#25925;悄烟?#19968;劫,被下放至黑龙江北大荒农场?#25237;?969年3月,中?#29031;?#23453;岛兵戎相见。国难思忠良,4月,周恩来总理紧急召他返京,当面告知他已当选正在召开的中共九大中央委员。从此,在那个非常时期,在那个关键位置,他挑起了支撑中国公安危局的大梁。那段时期,周恩来总理指示公安工作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"交于桑同志去办"。

  1973年9月1日,?#26412;?#26426;场,陪同周恩来总理迎接到访的法国总?#25745;?#30382;杜(后排中)

  他是那时中国警界人人皆知的刑侦专家,领导侦破了一大批大案要案,也由此成了那个年代最富传奇彩的公安人物,社会上风行一时的手抄本《于?#19978;?#27743;南》就是以他暗喻,还有一本更是直接以他名?#32622;?#21517;的《于桑破案》。

  作为中方安保负责人,他参与接待基辛格秘密?#27809;?#20027;持制定了万无一失的尼克松?#27809;?#23433;保方案、行进在前往长城的尼克松车队最前?#26657;?#35265;证了中美《上海公报》发布这一历史性的时刻。

  1971年10月25日,与秘密?#27809;?#30340;基辛格握手道别

  1972年2月21日晚,出席欢迎尼克松?#27809;?#22269;宴(后排左一)

 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为了国家的安全,人民的平安,他忍辱负重,殚心竭虑,为国为民,?#20202;?#19981;顾,何以还乡?

  文革结束,作为公安部常务?#36744;?#38271;,他协助时任中央组织部部长的胡耀邦拨乱反正,平反冤?#22797;?#26696;;他率领“两案”调查组,夜以继日地奋战,为其后历史性的审?#21009;?#20379;了铁证;作为武警筹备组组长,他为中国武警部队的恢复创建付出了心血;他力主恢复情报侦察工作,建言献策设立国家安全局(部)。此时的他,回乡的路,依然漫长。

  上世纪80年代中期,与胡耀邦在山东?#21152;?/p>

 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,他回到当年战斗过的川陕苏区首府巴中,离家乡仅百余公里的地方,参加完纪念活动后,准备踏上等待了60多年的回乡之路。谁知临行前,突遇公路塌方,未能如愿。

  多年后,家人在他诗集的扉页上,发现他用苍劲的?#21490;?#20070;写下的两句诗:“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?#36947;?#20851;马不前。”

  这本是唐朝韩愈抒发官场受挫被贬他乡、故园难离的压抑苍凉之情,此刻成了他回乡不能失落之极的内心真实写照。恰恰正是这看似无意间的一笔,流露出老人内心深处无处诉说的思乡之?#30784;?/p>

  七十多载岁月带走的是容颜的变化、姓名的更改,不变的是浓浓的乡音。他意志顽强,睿智过人,一生好学不倦,却始终乡音难改。到了晚年,这种情况越发明显,以至于家人都几乎听不懂他的话了。也正是因为难以听懂他那浓重的渠县口音,曾给他和美国黑格将军商谈尼克松?#27809;?#20107;宜做翻译的章含之在回忆中"抱怨"说这是其职业生涯中最困难的一次。

  乡音不改,乡情难收,那是岁月带不走的一份人生烙印。他毕生最爱听的是家乡的川?#32602;?#26368;爱吃的?#25925;?#33258;己亲手做的家乡的?#20849;恕?/p>

  他是一位四海为家的共产主义者,身上传承着中国?#30475;?#22827;的道德风骨,头脑里却没有了衣锦还乡的封建传统观念。在他看来,革命是为天下劳苦大众?#23186;?#25918;,不是为了个人当官发财,也不是为了光耀祖宗,惠泽桑梓。因此,他没有刻意回家的那一天。 在位时,他不能用自己的特权为家乡谋取好处。退居林下,作为一位普通的老人,他?#20174;?#33258;己的方式表达着一份份浓浓的乡情:为家乡达州机场建设、为贫困儿童助学、为川陕革命根据地将帅碑林的筹建捐款捐物,出钱出力,托人帮助家乡政府解决实际问题。

  他?#36136;?#19968;位不徇私情的共产党人,加之特殊职业养成的不事张扬的个性,让他始终有所?#24605;傘?#27491;如邓小平长女一语道破他的父亲从不回乡的真正原因? “不想麻烦别人,也不想被人麻?#22330;!?#36825;种公私分明的党性原则,让他的家乡和族人?#28216;词?#21040;过他权力的惠顾,也牵制了他荣归故里的脚?#20581;?/p>

  那次巴中之行不久,他突发?#30776;?#34880;?#34987;?#22312;床,几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。人老易思乡,乡思如酒,历久弥浓。在病中,他还一再嘱咐儿子代他回乡看望。2006年7月,为安慰怀旧思乡的他,家人特地委托丰乐光辉村的支书拍摄了郁家湾的VCD,专程带到?#26412;?#21307;院病床前。

  祖房前的印盒石,村边的鱼?#32676;櫻?#36824;有那河中的四十八步石墩,这些永远抹不去的家儿时记忆,?#23588;頗院#?#20276;他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。

  渠县丰乐郁家老屋和印盒石

  他终没有回到生养他的故乡,在他缺少温情的世界里,又多了份永远的遗憾,也留下家乡人民和郁氏族人的感慨甚至不解。

  作为?#26377;?#23601;知道他的名字,如今对他又多了一份了解的家乡晚辈,觉得?#24615;?#20219;借这个机会将一段尘封的往事告知他的家乡人民,让他们知道世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位足以令他们自豪的老乡和前辈,也请他们理解他那段令人唏嘘的家国心路。

  2012年3月,《风云无边—于桑纪念文集》出版发行

  对于这样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,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,作为他的家乡人,我们应该多一份理解和敬重。我们所求的,只能是他传奇人生蕴藉的宝贵精神馈赠,记住他的,是他为家乡历史书写的绚烂篇章。

  丰乐场外家犹在,宕渠?#26420;?#20837;?#21355;础?#20110;桑前辈,天国安息,英魂雄?#29301;?#24402;去来兮!

  ?#21073;?#31085;于桑前辈

  巍巍巴山,浩浩渠水。丰乐场边,人生伊始。少幼失怙,家贫如?#30784;?#31491;学沉毅,族邻称许。学徒谋生,不堪凌欺。投身红军,宣汉矢志。持笔文书,?#30422;褂位鰲?#36716;战川陕,誓?#26639;?#25454;。北御倭夷,三过草地。火洗血浴, 身负残?#30149;?#20061;死一生,终?#36136;?#22320;。进修马?#26657;?#22362;信主义。劳山擒匪,驰救总理。大荔遣谍,主席无虞。

  建国治乱,巴蜀肃?#23567;5次鄣幼牵?#38654;都传奇。中南海内,警卫京机。开办治安,主持三局。侦破警卫,?#36744;?#19987;司。大案?#29260;疲?#24748;疑必?#23567;?浩劫冲击,九大重器。连任中委,公安树旗,大国邦交,护卫竭力。巨孽专案,取证无疑。李震自缢,蒙冤受羁。?#33402;?#26080;畏,冰释重起。拨乱反正,沉冤雪?#30784;?#24314;言献策,国安始立。

  驾鹤西去,领袖电?#39304;?#21382;史定论,哀荣已极。仁义之人,?#33402;?#20043;士。无所在乎,总理评语。国事风云,我自特立。人生跌宕,何所畏惧。处世?#37294;錚?#34892;事缜密。正气直言,淡泊名利。共和神?#21073;?#22269;安柱砥。德高力强,人皆称一。翰林余墨,文采郁郁。学海无涯,书香奕?#21462;?#20301;特任殊,使命神密。一生功德,世?#26494;?#30693;。

  少小离家,未有归时。姓名虽改,乡音?#28784;住?#21516;门尊长,祖父常忆。心向往之,二十有余。 资讯杳杳,时空隔离。遍索网络,尽晓事迹。端详神貌,似曾相识。未聆尊言,一声太息。天国太?#21073;?#27595;须竭?#24688;?#25925;土昌荣,不劳挂记。巴山伟屹,渠水不息。革命风范,后人永续。?#20449;?#20043;至,拙笔铭记。文浅情深,长歌当?#39304;?/p>

  郁松敬祭

  原载《风云无边-于桑纪念文集?#32602;?#19990;界知识出版社》2012年3月第一版

  作者郁松2010年1月于达州红军纪念馆于桑展板前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复制文章】【打印文章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江苏快三开奖大小
3d彩票软件排列三 山东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 玩北京赛车的技巧 天博娱乐场开户注册 江苏体育彩票11选5 电子游艺娱乐许可 金煌娱乐平台 浙江福彩中奖5亿 河南快三基本走势图 玉树赛马会时间 天天斗地主小游戏在线玩 韶关福利彩票中心 双色球蓝球的012路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百度 六肖中特免费管家婆准